Friday, December 19, 2014

女儿箱

以前的人,生了女儿后,就在院里种棵樟树。
等女儿长大了,把树伐下,做成箱子,好让女儿放嫁妆。
随着嘀嘀嗒嗒的陪嫁队伍,挑着雕龙刻凤的樟木栊,那才是气派。

当然,这不是我的陪嫁,是跟洋人买来的二手货。
看起来很陈旧,老公兴致勃勃地要把它打磨上漆翻新,
我马上制止他。
有历史的东西也就让历史停留在上面。
 photo P1150665.jpg

它也有它的故事。
卖家说:那是她aunt留下的。
当年大概是六七十年代,她的aunt坐邮轮到香港时买的。
(我在里边找到一角报纸,是1974。)
后来传给她,也用了十多年。
试想,如果不是坐船,谁会把那么大的一块木头漂洋过海地带到地球的另一端。

这个箱子,雕的不是龙凤,而是帆船,那是一帆风顺。
有两个人倚在桥畔,是送行?还是盼归?
还有山林古塔,那应是家乡的背景吧。
想当年的游子,离乡别井,箱里装的是全部家当,也有乡愁。
 photo P1150669.jpg

箱子上面,还挂着个古董铜锁,只可惜没了钥匙。
 photo P1150670.jpg

 photo P1150671.jpg

 photo P1150673.jpg

打开木箱,是阵阵的樟木香。
这种香气久久不散,能防虫防蛀。
 photo P1150674.jpg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