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6, 2009

天暖了

整个冬天,也不懂忙个什么荤的。
老公和孩子们回马度假两个星期,好多该做的事都没做;果园的树枝没剪,池塘边的树也没倒。
眼看春天要来了,竟然漏了绣球和吊钟没修枝。
赶紧拿了剪刀来修理它,发现已经冒了绿芽。
卡嚓剪下去,有种杀生的感觉,把一些准备欣欣向荣的新生命终止了。

Photobucket

日前和女儿谈人体构造,我们说,人类不是素食动物,从我们的牙齿和肠胃结构来看,我们是杂食动物。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人类对环境的适应能力很强。
女儿说,有人素食是要mercy。
也有的人自称vegetarian,因为他们只吃白肉,不吃红肉,白肉看不到血淋淋。
当蜜蜂传粉交配子房肿胀孕育种子,光合作用叶绿素转化淀粉质,没有生命力那会有这些过程,植物也是生命。
一个人,善与不善,智与不智,与吃什么没有很大的关联。

天暖了,玉兰花苞如烛台那样,让大地亮了起来。
Photobucket

2 comments:

marytance said...

昨天听女儿说但尼丁的温度有17摄氏度,挺暖和的。你们这儿应该更暖吧?

sk fong said...

mary,
我们已经一个星期多没生火了,天气暖多了,白天也越来越长了.
只是讨厌下雨,湿湿溚溚的;这两天还刮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