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14, 2009

柿饼

做了柿饼。
Photobucket

以前我们都爱笑说柿饼是“屎饼”,因为它的谐音。
我们爱吃柿子是外婆的关系,她常说她的乡下有柿子树,结的柿子是又甜又软。
小时跟外婆到新加坡探望在那儿工作的舅舅,顺便探望在坡底当中医的叔公,我还记得外婆在一个市集买了柿子,那时候是很稀罕的,好些进口的水果都不容意买到。
过年时,我们家的糖果盒里必定有柿饼。
新鲜的柿饼外皮沾满了白白的糖霜,很甜很香,有时外婆爱把柿饼放在饭面上蒸一蒸,软软滑滑的,那种滋味一直黏在心头。


这里冬天的天气很潮湿,把柿饼放在干燥器里烘。
Photobucket

冬天日照短,没有太阳,只好放到烤箱里烘干。
Photobucket

做柿饼是要削皮的,不然的话是不可能晒干。
Photobucket

一箩筐的柿子。
Photobucket

4 comments:

koon said...

还得削皮?小时候的新年,我还期待这个,还有绿豆饼。

marytance said...

我很喜欢吃柿子。
这时候盛产吗?

sk fong said...

koon,
是的,要削皮才可以晒干,而且也不能太熟太软的.

mary,
每年的秋末冬初,五六月时是柿子产季,但是我不懂南岛有没有产柿子.
你下次来就吃樱桃啦!

wendyywy said...

Wow!!! Making ur own dried pomies.. must be yummy.
Sometimes bought ones are not nice, they leave a sappy feel on the tongue. They are made from unripe ones 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