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27, 2011

腊肉腊鸭

Photobucket
那是七月的事了.
连续降了几夜霜, 大多数的虫虫蚁蚁都被冻死了,
再不然就是蛰伏冬眠.
降霜后的晴天,
空气是干爽的脆脆的, 象被过滤后的清新.

腌了腊肉腊鸭,
拿出来晒.
腊月北风晒腊味,
这里是吹着微微南风,
腌肉的外层一会就晒干, 象涂了层蜡的油亮.
干爽的天气, 连晒四五天就好了.

姜茸蒸腊鸭, 咸香正!
Photobucket

腊肉炒西芹.
Photobucket

我的邻居凯莉过来看到这些吊着的肉和鸭,
吓了她一下.
对此番情景, 令我怀念外婆家杂货店的腊味棚,
腊味飘香, 即是年关近了!
Photobucket

3 comments:

simple woman said...

邻居凯莉敢不敢吃这些腊味?

Dreams Come True said...

好料哦
我在槟城自己制作的是放在冰箱里风干的,这里的天气不能自然风干。

sk fong said...

凯莉急急脚走了, 没问她!

在冰箱里风干, 只怕会有雪柜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