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10, 2009

屋可罗雀

住在这荒山野岭,门庭稀落,搞到‘屋’可罗雀。

春天。有日,烟囱里沙沙作响,心想,是不是老鼠在天花板上筑巢,围着烟囱开营火会。不管它,天花板上是Shammy的地盘,暗地里偷笑,笨鼠,看你何日成为Shammy的点心!

这沙沙响声,持续了大半天,不对,好象是有东西卡在烟囱里,在里边爬着,挣扎着!难道是圣诞老人卡住了下不来?圣诞老人似乎早了点,看错了日历。还是不管它,懒得去想象聊斋里边的情节。

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响声来自火炉里,打开一看,鸟!
真的是鸟!一只Tui鸟,羽翼尚未丰满,竟然想当浴火凤凰。

平时是门户大开,蚊子苍蝇蝴蝶蜜蜂飞进来,我尚可忍受,就是不能忍受鸟。
“笨鸟不相识,何事入我屋?”
笨鸟飞进来,随意的轰炸,大便在我的家具上,还乱飞乱撞,最后搞到铩羽而去。

最常飞进我家打转的扇尾,吊在玻璃门上。(怎样?是否觉得这样看风景特别美?)
Photobucket

气定情闲的黑鸟,曰:“你开门,开门,我这就走!”
Photobucket

另一只笨鸟,是小斑鸠。是刚学飞吧,飞进了车库,只会飞高,不会飞低,在屋樑间转来转去,啾啾哀鸣!
Photobucket

第二天早上,它还在屋樑上。已经叫了一整天,笨鸟啊笨鸟,这样下去,你准会饿死。把车子都退了出去,一家子拿了竹竿扫把棍子,要把这笨鸟给赶下来。
Photobucket

啵!落地了,快,快把它捉住,免得它又飞上去。
笨鸟,瞧你这张黄嘴,饿坏了,去,去找你娘去!
Photobucket
我把它放到其中一棵山茶花,嗖,去去去!

6 comments:

lkf said...

你们一家人活在鸟语花香的世界里。比梅妻鹤子的世界更美。

skfong said...

呵,让你想象得太美了,没有那么清高啦,也只不过是一介村夫乡下婆的生活!

女女 said...

嗨嗨,我是第一次來的女女。很高興我剛剛不小心連過來,看得意猶未盡,現在爬到開心笑叉燒包那篇,老公要回來了,暫停先去準備晚餐先,遲點再回來繼續爬過。
by the way,我家也常有鳥飛進來,尤其是雨天,進來避雨,有一次我的狗女兒想玩,一掌壓下去,omitofo...所以我每次看到有鳥飛進來都很怕,造孽啊

marytance said...

haha,来你家做客的鸟儿倒不少哦?

sk fong said...

女女,
你好,欢迎你!
欢迎你常来逛逛,赏花喝茶吃点心!

sk fong said...

mary,
乡下地方,人家是门可罗雀,我们却屋可罗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