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13, 2012

羹清

这种水汪汪的粥, 米粒绽开,颗颗分明.
有的人说粥, 有的人说稀饭, 也有的人说糜.
广西人说粥是羹清, 它不同广东粥的水米交融, 也不象潮州粥那样水捞饭.
羹是稠的, 清是稀的; 糯软的米粥, 泡在清的米汤里.

Photobucket

小时候有个邻居是广西人, 他们一早起来烧了柴火,
淘了两麦角的米, 用个双手不能环抱的大铝锅, 放了大半锅水,
煮滚了, 把柴拉掉, 就这样焖着.
一天里, 大的小的; 渴了, 舀些米汤喝; 饿了, 就捞些米粒吃.
在艰苦的年代, 望天打卦, 没有入息的日子, 唯有吃羹清.
Photobucket

夏天, 热到没有胃口,
喝一碗摊凉的羹清,
既消暑, 又解渴, 还可充饥.
配点咸餸小菜, 用筷子泼着,
雪噜雪噜地喝着.

Photobucket
享受着淡然如羹清的日子, 也是一种生活的美味.

7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很巧,前几天我也想起羹清两个字。客家人叫粥作羹清。我用客家话叫我从前一个阿婆邻居‘阿娘’。大概是因为年快到,人特别感触,想起往事,故人。koon

simple woman said...

我几乎忘记了客家话叫粥作羹清,现在很少机会讲客话,即使有机会讲很多名词也受华语影响。

Bee said...

好开心看见你的blog.
我是寻找酿制米酒找到你分享的精品。
原来里面还有很多很温馨的分享。
虽然我是素食者,但是,无所谓,食材可以变。最重要的是在你的分享里看见华人的文化,内心好感动。
我会慢慢逐个研究,谢谢你。
(",)

sk fong said...

两位C9,
客家人说:sit zhuk; 广西人说:heik geang ting; 潮州人说:jiak mui.

Bee,
欢迎你!

Anonymous said...

你个边新年feel浓唔浓啊?恭喜发财喔!koon

sk fong said...

koon,
恭喜发财,万事如意!

ccm2poco said...

在第二段所描述的情形,我在25年前去过广西乡下,乡亲们请我喝了一碗这样的粥水,一直到今天,我还是很固执的认为,那一碗粥水,是我喝过最最最好喝最最最清凉的粥水。